绳墨逸趣悟新道——吕海强和他的书法艺术

作者:lhl来源:发表时间:2020-08-26阅读次数:531

2020-08-26

     

    □记者 吴旭华

    近日,浙江省书协基层会员书法篆刻大展评选结果揭晓,798件书法作品中仅20件获得优秀奖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吕海强的作品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乡镇干部,吕海强多年来把书写视为一种习惯,在习惯成自然的长相厮守中收获独特的享受。在繁忙的公务中,书法成为他最好的修行方式,让他达成“戒、定、慧”之境。

     2000年,吕海强通过成人高考,进入宁波大学书画系深造,陈启元、李彤、包根满、林邦德、陆爱国等宁波书坛名家的点拨,让他茅塞顿开,“可以说在此之前,我并未真正入门书法,所有的书法实践只能称为‘写字’。”3年的进修,让吕海强无论是书法理论还是书写艺术都有了质的提升。而他自认为最大的收获,则是因为读到了米芾的《学书自述》,转而学习米芾的《蜀素帖》《苕溪帖》以及各种手札。

    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、成就最大之处,在于“集古”,对古代书法大家的用笔、章法及气韵都有深刻的领悟,并自创了许多特殊的笔法,做到了“骨筋、皮肉、脂泽、风神俱全”。吕海强深为其书法飘逸超迈的气势、沉着痛快的风格所吸引,渴望自己的作品也能成为书法中的“佳士”。受米芾书风影响,吕海强的字“活”起来了,用笔开始跌宕跳跃,结体变得摇曳多姿,“这时我才真正感受到了书写的乐趣。”孤帆一片,自此汇入无际无涯的墨海。

    2005年,浙江省书法艺术小作品大赛举行,吕海强首次参加省级赛事即获银奖;同年,“沙孟海奖”第五届全浙书法大赛举行,他的作品又入展。东城书法界开始注目这位小年轻,纷纷打听是何方神圣。次年,他从横店第二小学调入市行政服务中心,与后来担任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陈金彪共事,有机会时常得其亲灸,组团观看省内外的书法大展,后又去绍兴兰亭书法学院进修了3年。他在米芾的基础上遍临多种碑帖,楷书师颜真卿、褚遂良等,行书以宋四家、赵孟頫、二王为主,兼习汉碑和小篆。一笔一画,悉心领会古人笔意。在不断地探索中,他的楷书渐得褚遂良风神,清瘦流畅,雍容大度;其行草以“二王”为主,兼取米芾笔墨技巧。

    在大胆吸纳历代经典法帖精髓的基础上,吕海强广纳博取,静心参悟,胸罗万象,终于转化为不事张扬而又雍容大度的书风。他的行草尤其耐人寻味,于错落有致、行云流水的气韵间,可以窥见圆而不媚、方而不刻、折而有神、转而生意的笔墨技巧。其运笔率性洒脱,雄中寓秀,密中藏疏,线条充满弹性。

    “吕海强的笔意,流淌着晋人的清逸、萧散与唐人的雄浑苍劲”,多位书坛名家如此评价他的作品。细观他的书法作品,字态简约而不简单,这是他简化了不必要的笔墨牵连,化繁为简,直追神韵、意境的结果。他的用笔不急不迟,随心所欲,线条圆润清雅,造型自在随意,透出幽静而纯净的审美情趣。这是他注重书法线质内涵、不断锤炼骨力的收获,“线质是书法的生命线,也是书法潜质外在表现的浮标。如果线质纤弱,线条就没有弹性,书写就缺乏张力,书法的韵律气韵便无从谈起,自然更不可能表达书法所承载的情感、情怀、情趣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‘点画皆有筋骨,字体自然雄媚’。”学书在法而其妙在人,在遵循法度的同时,吕海强自成新意,在平实中体现畅达和灵动,在稳健中蕴含雅逸与恬淡,用书法表现文人情愫、雅士情怀、名士情趣。

    阅书百纸尽,落笔四座惊。2015年,吕海强入选浙江省书协“新峰计划”,成为省书协着力培养的重要后备力量。多年的沉潜让他厚积薄发——自第五届至第九届书法全浙展,他的作品都入展,并连续3届入选省中青年书法篆刻展,获得省第五届青年书法展铜奖、省“哈尔斯杯”书法大赛三等奖;而在全国第六届和第七届楹联展、全国第三届扇面展、全国首届和第二届册页展、全国百家精品展中,他都有不俗的表现。

    愚钝、笨拙,是吕海强的自我评价,折射的是却是他在书法艺术道路上不愿投机取巧的心态。一次次的大展,也验证了他的实力,拂去了他的浮躁,字里行间的书卷气日益浓郁。

     

     因为工作岗位调整,2016年,吕海强从市级机关到乡镇基层工作。农村的工作千头万绪,各种问题交汇,常让人异常焦虑。如何在纷繁的工作中保持器局方概?吕海强把书法当成了最好的镇静剂,让自己保持悠然自在的心态。每日下班回家后,他就会躲进斗室,焚香、听曲、读帖,在古帖中寻找精神慰藉,在翰墨中倾吐喜怒哀乐,“临一行汉字,与古人神交”,这样的状态让他很享受,搦管书写间,每有会意处,常令他欣喜。

     乡村工作也不全是失却风雅,走村串巷间,吕海强常会驻足留观古建筑上的古人墨痕,为这些数百年过去却依然气息鲜活的文字感动不已。书法艺术无意中还成了他与农村、农民的沟通利器。2017年,马宅村修缮完成马文车故居,吕海强牵头发起书法雅集,邀请了东城书法同好为这处名人建筑题字补壁。2018年,马宅镇北楼村创建“秀美村”,他义务为多个景观节点题写名称;徐宅村后阳自然村打造了一处亭子,他受邀为其拟名“烟云亭”;去年,上金堂村一村民结婚,请他题写婚联,他把一对新人的名字与职业融入其间,“杏坛淑女春心思国栋,金阁英男蜜意爱湘君”,把村民一家乐得合不拢嘴……作为2012年中国书法进万家先进个人,每年的文化下乡,他都是当仁不让的主力,为农户书写春联,忙得不亦乐乎。当然,他严格恪守纪律,一些村庄造了牌坊、礼堂,想请他题字,他总是婉言谢绝,却帮忙联系书法名家,润色联语内容。在美丽乡村建设中,他更多地用书法艺术助力村庄审美品位的提升,为村庄的环境整治、文化保护出谋划策。“书法讲究‘风神骨气者居上,妍美功用者居下’。村庄建设美化首先要确立其风神骨气,所有的硬件装置都要与村庄气质匹配。

    “记得有位书法家曾说过,如果你迷上书法艺术,那么一生都不愿再离开它;但要成为书法家,道路并非一帆风顺,其中的艰辛也许胜过欢乐。”吕海强自然明白这种处境,但他实在过于迷恋“下笔则烟飞云动,落纸则鸾回凤惊”的书写状态,也就依然故我,在扑朔迷离、神奇变幻的黑白线条间,厮守相望,追寻意义。

     不再醉心于作品入展的次数,也不再执迷于作品获奖的品级,悠游于书法艺术,感受着先贤哲理,吕海强的心态愈益豁达,他的梦想也更加清晰——写好中国字,守护中国魂。